客服:
技术:
QQ:
地址:
邮箱:

博天堂入口

“A股好岳父”帮赔5500万后,金字火腿被立案,前实控人套现23亿
html模版“A股好岳父”帮赔5500万后,金字火腿被立案,前实控人套现23亿

“土豪交易员”有个“A股好岳父”的事件仍在发酵。

作者 | 高远山

编辑丨蔡真

来源 | 野马财经

周末炸雷!又一家上市公司被立案。4月10日晚间,有着“火腿第一股”之称的上市公司金字火腿(002515.SZ)发布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

就在金字火腿被立案同一天,该公司宣布副总裁王启辉因个人原因辞职,并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更早些时候,这位副总裁还被证监会出具了警示函。这是由于王启辉在任职董事会秘书期间,公司发生重大损失却未及时披露等。

警示函这事说起来还得回到一年多前。2021年1月,金字火腿董事会审议通过在5000万元额度内开展生猪期货套期保值业务的议案,到当年9月份实际上却投入了7千多万元。

这时金字火腿的一名期货交易员来了一番“骚操作”。从2021年9月中旬开始,因为期货、现货市场生猪价格均大幅下跌,这位期货交易员对后市过度悲观,于是在没有公司平仓指令的情况下擅自对持有合约进行平仓卖出,试图以更低的价格重新建仓。最终导致公司账户总计亏损5510.53万元。

这笔亏损的钱最终算在这位交易员头上。不过,人家有个“A股好岳父”施雄飚,又卖股票又借钱,硬是在三天内帮女婿还清了这笔巨款。可事出仓促,5500万元也不是随便能拿出来的,正是王启辉临时拆借给了施雄飚4千多万元。

此事也引起了监管注意。金字火腿期货交易亏损5500万元,以及收到员工大额赔偿均发生在2021年9月份,但一直到2022年1月底该公司才进行披露。同时导致公司三季报披露不准确等。上述行为违反了深交所相关规定,时任董秘王启辉、董事长施延军等人因此收到了警示函。

有接近金字火腿的人士指出,此次被立案,尚不清楚是否与上述期货亏损未及时披露一事有关。截至4月11日收盘,金字火腿一字跌停,报收4.26元/股。

施雄飚是金字火腿原实控人施延军之兄,也是公司的一位小股东。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9月,金字火腿才刚刚迎来了它的新主人。宁波企业家、知名“牛散”任奇峰,采用“股权受让+定向增发”模式入主金字火腿,合计耗资21.85亿元。

新股东入主后,金字火腿还在受老东家家族管理的遗留问题所困扰,曾经的“火腿第一股”将走向何方?

“92”派浙江富豪套现离场

金字火腿卖身”牛散“任奇峰似乎表明,投身火腿生意将近30年的施延军已经套现离场。1979年,土生土长的浙江金华人施延军参加工作,那年他16岁,在供销社做火腿、卖火腿。

1980年代,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个朋友从金华买了4条火腿带去深圳看岳母,花了120元钱。120元是什么概念?要知道当时施延军作为供销社员工端着铁饭碗,一个月工资只有27.5块钱。施延军被震撼了,看到了火腿里面蕴含的商机。

1992年,小平南巡讲话带来的辞职创业潮。在供销社工作的施延军再也坐不住了。1993年,施延军拿出了家里全部4万元积蓄,再加上从银行贷款所得的30万元,开始了他的“火腿梦”,月博首页登录MG。在这之前,他已经在供销社卖了14年火腿。可以说施延军也是一位“92派”企业家。

创业之初,怎么样打开市场极为艰难。施延军经常半夜12点装货凌晨1点出发,驱车8至10个小时送货到南京,自己装车自己卸货,再连夜开车8至10小时返回金华,就这样一车车打开市场。源

正当金字火腿顺风顺水之际,1990年代末,一位欧洲的教授告诉施延军,“中国火腿生产工艺研发水平落后国外50年”。施延军深受刺激。

此后,经过一系列的远赴欧洲取经之后,施延军决定用十年时间将金字火腿“鸟枪换炮”:引进欧洲设备、技师,并建造高标准的窖藏库。

图源:金字火腿官网

通过不断扩充生产线,研发火腿制作工艺、生产设备、火腿新产品,公司渐渐发展壮大。2010年12月3日,金字火腿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金华市火腿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金字火腿因此被称为“火腿第一股”,施延军被称为“火腿一哥”。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进入资本市场以后,“火腿一哥”变成了“瘦腿一哥”,不再安心做火腿,减持二字与他如影随形。

上市之际,金字火腿前4大股东分别为施延军、施延助、薛长煌、施雄飚,分别持股27.70%、13.61%、6.80%、6.80%。其中,施延军为实控人,其余为一致行动人。

2016年底至2017年初,施延军及其一致行动人疯狂减持自身持有的金字火腿股份,期间总共减持586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59%,套现近8.84亿元。

2019年5月,施延军及其一致行动人又计划在三个月内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93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3%,合计套现约1.5亿元。

不完全统计,2013?2020年4人至少进行了4轮减持,累计套现超过13.3亿元。

此次任奇峰受让金字火腿股权的价格为5元/股,以此计算,施延军将通过安吉巴玛持有的占金字火腿总股本20.3%的总计19862.53万股出售给任奇峰,此举总计套现9.93亿元。累计套现约23.23亿元。

据2021年年报,施延军目前持有公司8.99%股份,位居第二大股东。目前公司第一大股东为任奇峰的老丈人任贵龙,持股20.3%,为公司实控人。任奇峰则担任公司董事、董事长。

中国香港籍的任奇峰,在资本市场上和施延军类似,往往通过任氏家族抱团出击,其家族成员包括其妻子、儿子、表弟、岳父等。2009年一季度,任奇峰家族首次跻身宁波富达股东榜单,此后又“上榜”科力远、斯米克、银亿股份、康强电子、大恒科技、普丽盛等10余家上市公司。

有宁波网友称,近年来任奇峰在工业区的大块厂房因城市开发和地铁修建被政府收储,获得大量现金,故有控股上市公司的想法。

主营业务业绩下滑

金字火腿一直聚焦肉类产业,包括火腿、特色肉制品、个性化定制品牌肉类三大业务,其中,火腿在其营收占比多年来都在90%以上。

然而,火腿生意始终是一门传统生意,业务成熟之后,面临增长乏力与业绩放缓。金字火腿在2010年上市后,接踵而至的是长达十年的业绩停滞期。在此期间,施延军多方尝试,却始终找不到解决方案。

近日,金字火腿发布了任奇峰入主后的首份年报,2021年公司实现营收5.06亿元,同比下降28.79%,净利润为4285.39万元,同比下降27.74%。至于业绩下滑原因,金字火腿称是由于生猪价格大幅波动等。

事实上,高度依赖火腿生意的金字火腿,营收已现颓势。2019年、2020年和2021年,金字火腿分别实现营收2.82亿元、7.1亿元、5.06亿元,三年净利润分别为0.33亿元、0.59亿元、0.42亿元。

而从2011年开始,金字火腿的扣非净利润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滑。到了2017年首次出现扣非净利润亏损261万元,2018年再度亏损1900万元。

金字火腿业绩下滑与主业没增长有关。2015年至2021年,公司火腿销量从近160万公斤跌到不足百万公斤。

此外,梳理发现,金字火腿的品牌肉和特色肉制品,近年来的销量和单价也均在下滑。其中,品牌肉2021年的销量近乎腰斩,销售单价从2019年的29.54元/公斤,下降到2021年的20.34元/公斤。

图源:金字火腿官网

多元化大手笔布局大健康的迷梦破碎后,2018年金字火腿回归主业。此后公司业绩有缓慢回升,2019年度、2020年度净利分别增长497.94%、76.78%。

2016年至2020年,火腿板块收入分别为1.4亿元、1.73亿元、1.81亿元、2.49亿元、6.81亿元。连续5年保持良好增长势头。

但2021年,金字火腿营收和利润未能延续增长趋势。2021年,公司火腿业务营收4.7亿元,同比下降超20%。火腿毛利率也从2019年的43.59%降至2021年的20.35%。

多元化并购之殇

火腿主业利润出现下滑后,金字火腿就一直在通过多元化并购试图拓展业务范围,除了动静最大的大健康产业,金字火腿还涉足过矿业、金融、电商等领域。

2012年,以稀土为首的涉矿概念成为弱市中的一道靓丽风景,次年1月7日,金字火腿斥资8775万元收购浙江创逸67.5%股权,从而间接拥有了煤矿公司神宝1.15%的股份。神宝拥有的采矿权矿区总面积达65.46平方公里。

在金字火腿2013年年报中,浙江创逸还处于“主要子公司、控股公司”的显著位置,对整体业绩影响1639万。而此后三年,这一数字越来越少,2016年这一数字腰斩为770万。到了2017年,浙江创逸已经在主要控股公司行列消失。

2015年前后,互联网金融成为新的风口。2015年6月25日,浙江网商银行开张,蚂蚁金服、复星、金字火腿等六家为发起股东。开张的当天,施延军还有些激动地表示:“一个做火腿的小商人,虽然只有3%的股份,也参与见证了国内首批民营银行的诞生。”

2016年,新能源汽车热渐起。当年5月30日,金字火腿全资子公司金字食品以200万收购浙江东润新能源有限公司10%的股权。后者的主营业务包括,新能源汽车研发、汽车、租赁,汽车零部件销售等。

此后,金字火腿又将多元化经营的目标锁定大健康行业,而且是通过收购私募机构的方式。

2016年,金字火腿收购了PE机构中钰资本51%的股权。金字火腿的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施延军让贤董事长,随着中钰资本实控人禹勃入主金字火腿担任董事长兼总裁,中钰资本迅速推动旗下项目注入上市公司。

2018年4月,在中钰资本运作下,金华火腿拟以现金10.56亿元收购中钰高科、鄞州钰乾、中钰泰山、鄞州钰华、中钰恒山合计持有的晨牌药业81.23%股份。上述五家大健康领域公司,都是中钰资本旗下的产业基金。因高溢价及构成关联交易引来监管层关注,最终以失败告终。

同年5月,同样是在中钰资本运作下,金字火腿拟斥资1.84亿元收购瑞一科技75.91%的股权。瑞一科技同样是由鄞州钰瑞和鄞州钰祥通过对外收购而来,均为中钰资本控制的企业。这次收购因高溢价及构成关联交易问题,同样以失败而告终。

2018年8月,金字火腿和中钰资本分道扬镳,以“重返”自己最擅长的火腿主业。施延军将金字火腿将持有的51%中钰资本股权出售给相关回购方。中钰资本要拿出约7.3亿元来回购股份。其后,金字火腿迟迟未能收回资金。

后来,中钰资本“哭穷”,经过双方协商,将这笔款项降至5.9326亿元。即使这样,截至目前,施延军也只是从中钰资本拿到1.49亿元,后面款项似乎“烂尾”。

而早在2018年4月,施延军还曾想通过引入广东国资解决金字火腿面临的一系列问题。金字火腿公告,施延军计划出售控股权给广州国资旗下的恒健控股公司,转让价格为6.17元/股,交易作价14.42亿元。

很快,这场股权收购告吹。2018年5月9日,金字火腿表示,未能与恒健控股就收购具体安排达成一致意见,交易终止。

布局大健康的迷梦破碎后,2018年金字火腿回归主业。此后公司业绩有缓慢回升。但是,这几年,开始陆续出现施延军和高管花式“套现”、施展资本运作财技、高比例质押融资等新闻,现如今终将金字火腿卖身“牛散”任奇峰,大致可以判断,早在几年前,年近70岁的施延军可能已经萌生退意。

你吃过金字火腿吗?对”牛散“任奇峰接盘这家企业的未来怎么看?欢迎评论区留言。